谁守法 法护谁 交通肇事告别“弱者有理”

2019-06-22 10:18:00 来源:中国平煤神马报首席记者 薛亚丽 点击量:327 分享到:

谁守法 法护谁

交通肇事告别“弱者有理”

   前不久,央视新闻报道了这样一则新闻:一名行人在横穿马路时闯红灯,随即与一辆正在机动车道内正常行驶中的摩托车发生碰撞,导致摩托车上的乘客死亡。尽管这名行人也身受重伤,但由于她是过错方,因此在整个事故中负全责,随后被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

    行人闯红灯获刑,这无疑是对“中国式过马路”的当头棒喝。

    长期以来,不少人抱着“行人和非机动车驾驶人是道路上的弱势群体”的错误想法,一旦发生交通事故,不管孰是孰非,都会毫不犹豫地偏向行人、非机动车驾驶人这些“弱势群体”。

    上述案件无疑颠覆了人们长期形成的认知。在法律面前,任何人都没有特权,任何人都要为违法行为承担相应的责任。每个交通出行参与者,都必须尊重生命、敬畏法律,做到遵纪守法、文明有序,才能保证自身及他人的生命安全。

  法不容情,“弱势”不能当通行证

   6月19日清晨,在矿工路和开源路交叉口,当交通信号灯为红灯时,一名中年男子自东向西迅速穿越马路,导致正常行驶的车辆不得不“礼让”。见此情景,一大批“尾随者”紧跟其后,“勇敢”地闯过红灯。

    这样的场景在我市市中心的多个路口随处可见,被称为“中国式过马路”,即“凑够一堆人就可以走了,和红绿灯无关”。然而,闯红灯过马路,就意味着“走进生命的禁区”,其结果可能就是失去生命。

    据相关报道称,近年来,我国平均每年因道路交通死亡的人数超过10万,道路伤害达50万起;每5分钟约有1人死亡,每1分钟都会有1人因为交通事故而致残。

    河南大乘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红乐告诉记者,在她接到的有关道路交通事故的诉讼案件中,绝大多数交通事故都是由违反道路交通法规造成的。

    数据是最有力的证明。

    2017年,浙江省浦江县道路交通事故涉及行人和非机动车的占96.48%。其中行人、非机动车闯红灯、行人不走人行横道等交通违法行为是引发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在交通事故中负有责任的占31.57%。

    2018年1月至4月,无锡市发生涉及行人的交通事故共208起,在已认定责任的死亡事故中,六成以上事故行人负有责任。

    在道路交通事故中,行人和非机动车驾驶人之所以被公认为“弱势群体”,是因为在发生交通事故时,他们很可能是最大的受害者。因此,一旦发生了交通事故,人们的“情感天平”就会倾向于受害者,认定是机动车一方的责任。

    我市一名徐姓交警曾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一次,他在执勤时发现总医院门口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名行人为了少走两步路,翻越马路中间的隔离护栏,没想到刚从隔离护栏翻过来就被一辆正常行驶的机动车剐伤。后来机动车车主主动赔付了行人全部的医药费,这件事就这样很快私了了。”徐警官说。

    那么,该起事故当中的双方责任应当如何划定?

    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如果行人是因违反交通法规被撞的话,机动车属于无过错方。如果有明显的证据,例如监控录像,能重现当时的场景,证明机动车无过错的话,机动车就可能只需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也就是说,这场事故中的行人是过错方,机动车车主如果承担责任的话,最多负担行人医药费的百分之十。但是当时机动车车主自认为“理亏”,怕事情闹大,急于赔钱了事。

    记者在查阅相关报道时发现,近几年,在我国因行人、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法规而获刑的案件时有发生。

    2018年12月6日傍晚,谢某在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的一个路口,由北往南步行闯红灯横穿马路,与驾驶非机动车由东往西行驶的邓某相撞,双方倒地,谢某受伤,邓某死亡。随后,当地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谢某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赔偿被害人家属各种损失共计100多万元。

    2019年4月30日,在上海市长宁区一个路口,彭某某在南北向交通信号灯为红灯的情况下,驾驶电动车由北向南横穿马路,适逢陈某某驾驶货车由西向东行驶至事发处,两车相撞,彭某某死亡。法院认定彭某某驾驶电动车违反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和超速行驶,因此彭某某承担本起事故的全部责任,陈某某无责。

    法不容情。谁守法,法护谁。

    在行人、非机动车驾驶人因闯红灯而被撞的诸多案例中,自身被撞还获刑的案例比较少见。原因主要在于,行人、非机动车驾驶人闯红灯导致他人受害的概率不大,因而在司法实践中能成为判例的很少,并非是出于偏袒“弱者”。

  种种违法行为屡禁不止,执法难度大、

  在道路交通事故中,既然行人、非机动车驾驶人往往是最大受害者,为何交通违法行为还屡禁不止?

      究其原因,除了城市交通道路及设施布局不合理、不完善外,市民自觉遵守交通法规的意识欠缺、处罚的可操作性不强等因素,也是导致行人、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法规的重要原因。

      6月18日,记者随机在街头采访了正在体育路与矿工路交叉口等待过马路的市民刘先生。对方告诉记者,他偶尔也会有闯红灯等违反交通法规的行为。

      “过马路的时候,虽然交通信号灯显示的是红灯,但是只要有一个人带头闯红灯,其他人也会跟着过去,自己如果还站在那儿等绿灯,反倒显得挺傻的。”刘先生说。

    记者问他:“你不怕闯红灯的时候被车撞到吗?”刘先生说:“应该不会那么倒霉吧。”

    随后,记者又随机采访了几位市民,他们的回答几乎跟刘先生一样。

    由此可见,从众心理和侥幸心理是人们违反道路交通法规的原因之一。

    此外,管理不严、处罚不力也是重要因素。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十九条明确规定,行人、乘车人、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五元以上五十元以下罚款。

    尽管法律上有相关的处罚规定,但是在实际执法中却存在诸多困难。

    徐警官告诉记者,由于一些市民交通安全意识、遵纪守法意识薄弱,以及对执法民警不够尊敬,会拒不交罚款,甚至采取强硬、不理智的对抗行为。

    据了解,我市曾开展过整治“中国式过马路”专项活动,但是收效甚微。一些被罚款的市民明显存在抵触心理。

    《平顶山晚报》曾刊登过这样一则新闻。

    一名交警拦下一名正欲闯红灯的男子,并对他进行规劝,没想到对方竟恼羞成怒,甩下一句:“我色盲,撞死活该。”然后扬长而去。

    此外,执法成本高同样给执法造成困难。

    徐警官告诉记者,开展一次这样的大型行动,往往需要出动大量的警力,执法成本过高。除了警力这种“有形成本”,“执法权威”这一“无形成本”也需要考虑。执法遭到市民抵触时,不仅耗费执法民警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还影响民警执法权威,尤其是由于执法处在街头路面等公共场所,一些人会因他人的公然抵触而出现侥幸心理,继而使民警执法权威遭到严重损害。

  整治“中国式过马路”,各地在行动

     近年来,全国多个城市陆续开始整治行人和非机动车驾驶人的交通违法行为。

      为了整治“中国式过马路”,各地的交管部门,可谓“脑洞大开”,绝招频出。在北京闯红灯,会被在大屏幕现场直播;在武汉,有自动拉绳系统防行人闯红灯;在温州,有斑马线智能护栏;在广州闯红灯,要在朋友圈里发布遵守交通法规内容并获赞20个才能走……

      目前,我省的漯河、南阳以及汝州等地纷纷安装了行人闯红灯抓拍设备。一旦行人闯红灯,就会立即在路口大屏幕上显示其姓名、单位等个人信息,这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警示作用。

    据《平顶山日报》3月份的报道,今年以来,我市交管部门通过多种渠道宣传交通安全知识。目前,对于乱闯红灯的行人,我市以口头警告和说服教育为主。近期,我市将在市区主要交通路口,启用人脸识别系统,对行人和非机动车驾驶人闯红灯进行抓拍,并且现场曝光。一旦有行人闯红灯,其图像信息和部分个人信息,就会立即出现在显示屏上,时差大约只有10秒钟。这就意味着,行人刚闯完红灯来到马路对面,一抬头就看到了自己闯红灯的一幕。除了现场回放,交管部门还将曝光其户籍信息。

●○记者感言

   杜绝交通违法行为,仅靠执法部门一方努力是远远不够的。文明交通的构建,绝非一朝一夕,有赖于整治行动的常态化以及执法者的严格执法,更有赖于交通参与者的自律。

    几年前,酒驾、醉驾同样被人们所痛恨。实施“醉驾入刑”之初,公众对执行效果也存有疑虑。如今,伴随着酒驾、醉驾及其引发的交通事故数量的下降,人们对“重典”信服了。行人、非机动车驾驶人闯红灯等行为与酒驾、醉驾一样属于交通违法行为,只要坚持从严管理,注重教育,假以时日,这种交通违法行为也会越来越少。

    此外,我们出于对生命的尊重,提出机动车要“礼让行人”,给予在交通参与中更容易受到伤害的群体以适当的人道主义关怀,但是这与弱势群体遵守交通法规、文明守法并不相悖,其出发点与落脚点都是为了减少事故伤害,保证公共秩序。法律保护“弱势群体”并没有错,但是保护并非纵容,行人、非机动车驾驶人更应该遵纪守法。人们参与交通时,既需要他人对自己的生命健康负责,也需要对自己的安全负责,更要考虑到公共安全。自由不是没有限度与边界的,不要拿所谓的“弱势”当通行证,在红灯面前,停住一小步同样也是文明一大步。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同群体虽然参与交通的方式不一样,但他们都是平等的行为主体,都必须对自身的行为负责,“行人闯红灯被撞获刑”的警示意义便在于此。


分享到: 编辑:常会杰